•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台湾宾果走势图

“北漂”青年讲述打拼经历:最穷时只剩下六毛钱 - 社会 - 潜山新闻网-潜山广播电视台-潜山-潜山县-潜山网-潜山门户-中国潜山-安徽潜山-潜山新闻

作者:admin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北漂”青年讲述打拼经历:最穷时只剩下六毛钱 - 社会 - 潜山新闻网|潜山广播电视台|潜山|潜山县|潜山网|潜山门户|中国潜山|安徽潜山|潜山新闻导读: 草根刘大成出名了,更多的草根还在为梦想打拼。我们选取了三个混在京城娱乐圈的北漂青年作为观察样本 一个农村孩子,漂泊19年,终...
“北漂”青年讲述打拼经历:最穷时只剩下六毛钱 - 社会 - 潜山新闻网|潜山广播电视台|潜山|潜山县|潜山网|潜山门户|中国潜山|安徽潜山|潜山新闻 导读: 草根刘大成出名了,更多的草根还在为妄想打拼。我们拔取了三个混在京城娱乐圈的北漂青年作为观察样本 一个农村孩子,流浪19年,终于在北京站稳脚跟;两个 80后 现在正面临决定:是持续死守妄想,照样回归现实? 张地:最穷时只剩下六毛钱 过了而立之年,艺 草根刘大成出名了,更多的草根还在为妄想打拼。我们拔取了三个混在京城娱乐圈的北漂青年作为观察样本———一个农村孩子,流浪19年,终于在北京站稳脚跟;两个“80后”现在正面临决定:是持续死守妄想,照样回归现实? 张地:最穷时只剩下六毛钱 过了而立之年,艺人张地开始斟酌转型。 现在,张地的身份是北京无极国际传媒的签约演员,他照样歌曲创作者,并负责打理公司演艺方面的一些工作。 这个1993年就出来闯荡,老家在聊城的农村孩子,在外乡流浪了19年后,在北京演艺圈里,才算是把根扎下了。 不过,1995年从北京灰溜溜地回到老家的经历还十分清晰。 “那一年,我没有任何专业进修经历,获得了山东中农信杯歌手大赛二等奖,就仗着胆子到北京闯荡,通俗话都说不标准,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张地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月坛公园邻近一家歌舞厅唱歌,一天挣20元。 “我住的地下旅店,房费一天就10元,再加上坐公交车的钱,一世界来,勉强能填饱肚子。” 一个月后,他灰头土脸地回到了聊城。最穷的时刻,身上只剩下六毛钱,也不好意思回家,就睡在县城公园的亭子里。 “当时心想,还不如学个厨师,平平淡淡过完这辈子。” 唱歌的妄想照样舍不得扔掉。几个月后,从新振作的张地跟随一个歌唱团开始全国跑,到处表演。在菏泽表演时,张地熟悉了刘大成。刘大成当时在曹县王光烧牛肉厂里的酒店唱歌为生。两人成了好同伙。刘大成后来能上星光大道比赛,也是经由过程张地向星光大道的导演推荐的。 2007年,张地重返北京。一边打工,一边寻找机会。 两年后,他赢得中心电视台《妄想剧场》“机灵歌王模仿秀”冠军,成为台湾机灵歌王张帝的学生。 今年,张地的工作重点是歌曲创作和主持。即将发行的专辑里面,有7首歌是他自己作曲作词。现在,他也测验考试主持公司的一些晚会。“我是草根出身,这么多年的打拼我意识到,像我们没有专业背景,老去模仿别人、没有自己的一首歌,这是异常致命的。” 作为刘大成的石友,张地说,大成的唱功没的说,接下来就是选择一个好的经纪公司进行包装。“想要进一步成长,大成需要一个大的团队打造、定位好,看往后是侧重民歌、美声照样乐器。” 张地还建议石友,成名之后的心态一定得保持好。“每个演员成名后都有一个浮躁期,产生虚荣心,人都漂起来了。大成问题不大,他就是原来的刘大成,那个憨厚的老庶民爱好的大成。” 祁晓亮、余泽:至少还有盒饭吃 卒业五六年了,现在这份工作,是祁晓亮和余泽从事的第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 去年10月,两小我先落后入北京一家演艺公司,从事企宣工作,“其实是什么活都干”,就是打杂的。 2006年专科卒业后,老家江苏南通的余泽留在北京,成了娱乐圈里的北漂一族。 “北京学表演、学声乐的本科生、研究生一大堆,自己又没受过专业练习,父母都是通俗的工薪阶层,你拿什么和人家拼啊?”不过,余泽还算有些天赋,能唱歌、会写词,有时刻还能作作曲子。 他测验考试当群众演员,至少能赚点钱,“还有盒饭吃”。“能混上盒饭就不错了!” 余泽对周星驰的《喜剧之王》的一个片段印象深刻,在剧组跑龙套的星爷想拿盒饭吃,还被吴孟达一脚踹一边去了。 有一次经历让他怎么也忘不了。 “那次是去一个剧组拍戏,让我演一个酒吧吉他手。” 男女主角的戏一条条过不了,余泽就得等着。别人的戏一向拍到第二天凌晨1点,这才轮到他,他的戏5分钟不到就能拍完了。 “我刚要走,副导演叫住了我,说女主角演哭戏哭不出来,让我在旁边弹一首忧伤的曲子催泪。” 弹到凌晨3点,导演说“OK”了,余泽才被允许走。 临走前,副导演塞给他45元,这是连拍戏外带“弹忧伤”的酬劳。 “那地方很偏,根本没车,我一晚上都没睡,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坐出租车回到住的地方,车费花了70多元。” 祁晓亮的经历颇为类似,通俗家庭、没有专业背景,仅靠兴趣和天赋就杀入了音乐圈。2004年7月卒业,他立志做一个音乐艺人,和一家公司签 约5年,做组合袭击乐。“但从2008年就不怎么合作了。” 余泽和祁晓亮陆续地换工作,一两年换一次,仍然拼命地信任自己会成功,选择死守在音乐圈里。 一个下班后的傍晚,公司供给的集体宿舍里,祁晓亮拿起了吉他边弹边唱。余泽走了进去,被吸引住了。 两小我发明,彼此水平都不错,于是开始合作,一人写曲,一人填词。几个月下来,创作了十多首作品。 因为经常在公司做打追光的活,两小我给他们的临时组合起了个有些自嘲的名字:追光组合。 同事对他们作品的反响不错,有人听完这些歌,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愿望成功的设法主意一向存在,但一年比一年少。 “刚卒业满头脑都是这种设法主意,三年后就少了一半;现在,也就剩下10%了。” “妄想照样那个妄想,但你这么多年过来,改变的是我,我的认知和心理在变更。”祁晓亮说,刚卒业那会,见到有大引导接见明星,心里还在想,这个引导太幸运了,还能受到明星接见。 余泽则认为,妄想是立体的,以前也许只看到了个中的一面。一向往前走的路上,碰到一个坎可能会坚持,但碰到七八个坎呢?“现实不是消减妄想的凶器,只是妄想会因现实而改变。” “演艺圈和其他行业不一样,也许你坚持十年八年,也不会有愿望。”祁晓亮的妄想,坚持了6年。 25岁的余泽现在开始动摇了。他认为,这种流浪的生活,远不如找一份按月拿工资的工作稳当且有盼头。 “周围的同伙同学都娶亲了,比我更年轻的一批人又上来了。自己年纪大了,从对家人负责的角度,也该正正经经找个事做了。”祁晓亮今年29岁,他认为,这个岁数,已经没有了年纪的优势。 “现在给我当初妄想的器械,我不会不屈不挠去抓,而是要衡量一下:这个机会会比现在的生活更好吗?假如我抓住机会,接下来的每一步又都是弗成猜测的,万一不如现在呢?”余泽说。 两小我承认,“刘大成们”的努力弗成或缺,但需要苦苦等待让他们冒出来的机遇。问题是,机遇什么时刻会来敲你的门呢?(任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周末全区有雨 气温持续凉爽_伊犁新闻网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对有版权争议的内容,请联系其网站或内容提供方协商处理. 港ICP备12010389号